潘红伟:《中国统一战线》刊发《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的调研及启示》署名文章

日期:2021-09-03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潘红伟点击:2825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楚雄州委常委、州委统战部部长潘红伟在2021年《中国统一战线》第8期刊发《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的调研及启示》署名文章。

文章指出,搞好调查研究是做好工作的基本前提,是指导工作实践的重要途径。通过对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的历史情况,调研主旨、调研作风、调研方法等开展深度调研,取得一批有价值的调研成果。

文章强调,费孝通先生“坚持问题导向搞调查”“克服种种困难搞调查”“求真务实、追本溯源搞调查”“调查与研究并重,确保调研成果立得起站得住”等,对当下统战调研工作仍具积极的现实意义。

具体请看全文

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的调研及启示 

潘红伟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全党同志一定要把实事求是贯穿到各项工作中去,经常、广泛、深入开展调查研究。”搞好调查研究是做好工作的基本前提。

20世纪40年代,费孝通先生在“云南三村(禄丰市大北厂村即‘禄村’、易门县李珍庄村即‘易村’、玉溪市中卫社区即‘玉村’)”开展“田野调查”的精神、作风和方法至今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为此,楚雄州委统战部组织精干力量对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的调查开展了全面调研,以了解历史情况,学习调研方法,践行调研作风,指导当前工作。

深度调研

为充分整合调研资源,此次调研活动联合民盟楚雄州委、州社会主义学院,禄丰市、武定县委统战部等部门共同开展,参与调研人员11人,明确各课题执笔人5人。据统计,调研组先后共有20多人次到“三村”开展蹲点调研,时间达17天;执笔人各自先后单独到“禄村”“易村”蹲点5次,时间达7天。

仅在“易村”,调研组便先后蹲点5次,分别深入张国华、张国春、马安忠等20余家农户,蹲点时间达9天,采访村民23人次。其中,在当年费孝通先生开展调查时曾经住过的房东家蹲点2天,在费孝通先生当年住过的文昌宫、村后小庙和汲过水的古井等地蹲点1天,在九渡村委会蹲点2天,举行座谈会6场次。通过蹲点调研,调研组了解、搜集到费孝通先生在“三村”开展调查时克服困难、“解剖麻雀”、与群众打成一片等事迹。

在深入实地调研的同时,相关人员还对包括《云南三村》在内的13卷本《费孝通全集》等文献做到通览、深阅,坚持做到实地采访调研了解的情况与费孝通著作中的记叙无出入;同时,对楚雄州志办、禄丰市志办等有关知悉费孝通先生“三村调查”情况的同志进行了专访。调研组执笔人在各自形成调研初稿后,由州委统战部牵头,对调研成果初稿反复进行研究修改,征求意见,最终形成了多项调研成果。

比如,楚雄州委统战部完成“端好统战调研饭碗——基于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的启示”“费孝通:禄丰‘田野调查’的住所”等成果11件;民盟楚雄州委,完成了“坚持问题意识是调查研究的关键——基于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的启示”等成果3件;州社会主义学院完成“‘云南三村’:费孝通开辟的读懂中国路径——基于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的启示”等成果4件;禄丰市委统战部、武定县委统战部也分别取得了一批成果。通过联合调研,达到成果多样化,调研深透化。 

作者(右一)在“易村”调研时往当年费孝通先生居住过的村后小庙的路上

几点启示

通过此次深度调研活动,大家普遍感到,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中的调研精神、调研作风和调研方法对当下统战调研工作仍具现实意义。

启示之一:坚持问题导向搞调查。费孝通先生在燕京大学读书时即对江苏吴江经济作过深入调查,写出博士论文《江村经济》。28岁他从英国留学回来后任教于云南大学,由于需将已受现代工业影响的内地农村经济与仍处传统小农耕作的边地农村经济进行比较研究,加之其五年前他曾对《云南农村调查》进行过仔细研究,对记述“禄村”的详细情况印象深刻,为了了解最新情况,费孝通先生跋山涉水百余里到“禄村”作长达3个月之久的社会调查,最终形成剖析中国农村土地制度问题的重要调查报告《禄村农田》。在“禄村”调查期间,费孝通先生得知该村一姓张的商贩常从“易村”贩卖土纸到禄丰县城,并从中了解到“易村”有不少群众以造纸为业的情况。于是,他与学生张之毅徒步40多里山路2次到“易村”开展调查,前后用时28天,写就了以解决农村手工业问题的调查报告《易村手工业》。之后,他又经过多方了解比较,选择了当时马帮云集的玉溪市红塔区“玉村”开展以商业为主的调查,写就了以解决农村商业问题为目的的调查报告《玉村商业经济》。

费孝通先生开展“田野调查”的初衷就是为了解答抗战胜利后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从“江村”到“禄村”“易村”,从沿海到边疆的调查之路上,他决心要把这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分析研究清楚、透彻。“发现问题——筛选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这条鲜明的主线始终贯穿于先生“田野调查”的过程之中。

启示之二:克服种种困难搞调查。费孝通先生深入“三村”调查,先后两次徒步或骑马深入“禄村”“易村”开展“田野调查”,总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在“易村”期间,费孝通先生独居村后山头的破庙或村前地头的文昌宫,还时常要徒步几十里山路到易门县的集市等地购买蔬菜油盐等生活必需品;在“禄村”他住房东王氏家的小土楼,一住就是数十天,自己携带炊具、自己解决饮食,克服了住宿简陋、蚊叮虫咬、生活不便、交通闭塞、环境恶劣等各种困难。费孝通先生在“三村”的调查期间坚持白天深入田野采访群众、问学民间,深夜在油灯下就着砖瓦搭成的“案板”埋头整理撰写调查报告,其不畏艰苦坚持开展调查研究的精神实为可敬可佩。

启示之三:求真务实、追本溯源搞调查。费孝通先生“云南三村”调查过程、成书过程、成果转化过程,始终践行“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从“禄村”的农田,到“易村”的手工业,再到“玉村”的商业,调查的最终目的就是寻求解决问题的答案。据查证,费孝通先生在累计110天的“田野调查”中徒步100多里,问访310余户农户1400余人,最终形成《禄村农田》,为解答“如何改变土地制来改善农民生活”“改变农业大国的贫穷面貌的根本出路在哪里”等重要问题,提供了具有说服力的实证。

费孝通先生在调查研究中海十分注重细节的查证。比如,费他以“禄村”的蚕豆和水稻作为调查对象,列出农作日历表,标注气温和雨量,通过综合观察分析,得出“水稻和蚕豆是极适宜在该地生长的农作物了”的结论。又如,费孝通先生在关于“农田单位”的调查,为了弄清楚“一工田究竟是多少亩”这个在农村一直模糊不清的问题,亲自带人丈量田块,反复推算,得出“1亩约合2.6工”以及“以工为单位具有弹性,不利调查”的结论,为深化“禄村”农田的精准调查提供了科学依据。《云南三村》中类似求真务实、追本溯源搞调查的例子俯拾皆是。

启示之四:调查与研究并重,确保调查成果立得起站得住。费孝通先生的《禄村农田》共12章61节34万多字,在社会学界产生了较大的积极影响。费孝通学生曾十分欣慰地说过:“如果本项研究,作为对中国农村现存境况的分析,能够为将来的正确选择做出贡献,我将会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禄村农田》的重要价值不仅体现在结论上,还体现在分析方法中。《禄村农田》中费孝通有这样一段记述:“1939年的上半年,我在云南大学担任一些功课,未便长期离校,所以利用这时间,把材料整理成文。我曾以这初稿请教各师友,前后又改写了好几次。同年8月3日我趁暑假之便,又去‘禄村’做第二次实地调查,一方面校核我已有的论据,一方面考察一年来‘禄村’经济的变迁。同时,我因为怕自己有偏,便偕同张之毅和张宗颖一起到实地观察。反复校订,一再考核,经两个月,到10月15日结束回省。根据复查的结果,又把原稿重写了一遍,至1940年1月才完卷。”可见其用功之精深、研究之严谨。

费孝通先生何以两次深入“禄村”“易村”开展调查,何以耗时110余天,何以用好“写调查提纲”“亲身出马”“开调查会讨论”“自己做记录”等调查方法,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调研结论的科学可靠。这种求实精神至今仍有着重要现实意义。 

(作者:云南省楚雄州委常委、州委统战部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