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苏梅:公公婆婆眼中的幸福生活

日期:2021-06-21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九三学社楚雄州委 苏梅点击:1028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公公婆婆出生于30年代末期,现已八十高龄,一辈子经历了国民党统治、新中国成立、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等各个重要历史时期,见证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跨越。公公婆婆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感谢共产党,让我们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今天过的日子,比过去的大地主都要好!”公公婆婆的讲述,让我站在一个平常百姓的角度,真切感受到了建党100年来,中国的发展变迁和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家境落寞

公公的祖上家境殷实,父亲这辈有三兄弟,父亲排行老二。国民党统治时期,凡是有儿子的,都要去当兵,五丁抽二、三丁抽一,公公的小叔便被抓去当了兵。小叔到了国民党的部队,吃尽了苦头。由于军官们层层贪腐、盘剥,不把士兵当人看,士兵们吃的是掺了沙子和米糠的饭,还动辄被打骂、侮辱,小叔实在忍受不了,当了逃兵。小叔一逃了之,父母和家人却遭了殃。部队上派人到家里找人,小叔不敢回家,来人就把父母关了起来,家里忍痛卖了很多好田好地,才把人给赎回来。

公公的父亲从小在外读书,一直读到初中毕业。初中毕业在当时可谓是高学历,父亲回乡后可以当乡长、保长,也可以当老师,可他抽上了大烟,无心向上,选择回乡务农。但凡染上大烟瘾的人,体质都不好,加之父亲长期脱离耕种,对农事也不擅长,只能算半个劳力。“逃兵风波”让整个家庭元气大伤,父亲抽大烟更是让全家经济每况愈下,逐渐衰落,最后三兄弟不得不分了家。

大烟是英国人为了弥补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对中国实施的一个阴谋。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不但没有抵制,很多官僚军阀还推波助澜,从中牟利,使大烟成为搜刮民脂民膏、损害国民健康的一大祸害。国民党军队里很多人行军都背着烟枪,乡长、保长抽大烟的不计其数,罂粟也被当作一种农作物在农村广泛种植。直到解放后,中央政府强行禁烟,禁止种植罂粟,违规种植的组织少先队员强行拔除;禁止制作售卖烟土,并发动群众检举揭发,违者判以重刑。很多烟民因为买不到烟土,才渐渐断了烟瘾,有的因断烟丧了性命。

小叔的死

小叔在外躲了几年,回到家中。他命运多舛,45岁那年,得了霍乱,不久便死了。那是四十年代初期的事,国民党政府内扰外患,根本顾不了百姓死活。当时国民党政府在农村设有县、区、乡、保、甲五级管理机构,主要职能是每月收取门户钱,维护国民党统治,政府应履行的公共基础设施、公共安全、公共服务等职能,除教育方面还有一点作为外,其他的完全缺失。当时公公所在的县有一所公办中学,几个村设一所私塾;县以下没有公立医院,村民看病主要依靠县城的一家私人中医诊所;村里也没有交通水利设施,运输人背马驼,种地靠天吃饭。

霍乱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传染病,因当时没有任何防疫措施,医疗技术落后,加之村民受经济条件制约,得了重病只能在家中等死。公公所在的村子共20户人家,一场霍乱致使3户人家全家死亡,有2户父母死亡,剩下小孩由亲戚抚养,全村死亡人口高达三分之一。

由于政府职能缺位,百姓不仅没有安全感和幸福感可言,还经常面临四大威胁。首先是匪患,土匪往往都是骑马持枪,说来就来,抢完就走,神出鬼没,闹得村民不得安宁。其次是野兽袭击,豺和狼是常见的两种野兽,其中成群的豺最为凶猛,经常在村子附近出没,伺机袭击牲畜和单独行走的村民,除非遇到特殊情况,天黑以后村民都不敢出门。再三是疾病,那时没有公共卫生服务,也不谈妇女儿童保健,婴幼儿死亡率非常高,有的妇女怀孕四、五次才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小孩。按当地风俗,生下来的死婴,被其父用斧头砍掉手脚,劈成几块,脑壳被敲碎,口中还念念有词:“短命鬼,看你还敢不敢来托生?”婆婆的三婶,生小孩时难产,接生婆胡划乱剪,把膀胱剪破了,尿没地方储存,有一点漏一点,那时也没有卫生巾,即使有也买不起,一条新裤子穿上没几天就被尿糟破,可怜的三婶就只有长年光着个屁股,也顾不了害羞和寒冷。第四是饥饿,那时农业基础设施落后,也没有什么农业机械,农民完全靠天吃饭,一年到头苦死苦活也难填饱全家人的肚子。民间有一句谚言“正月十五一过,越过越难过!”田地少的人家,过了正月十五,就要面临断粮的考验,全家人要么上山砍柴,到盐井上换一点点粮食,要么就去大户人家借借一斗还两斗的高利贷。无论你多么困难,门户钱是少不了的,否则甲长、保长就会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拿走,实在没有的,还会抓人。

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1949年12月,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宣布云南起义,云南解放,中共地方党组织接管各县国民党政权。新政权成立伊始,各类治理机构中的公职人员有不少是国民党旧部,有的是国民党特务,潜伏在社会各个角落,伺机破坏。1950年,公公所在的县发生大规模土匪暴乱,组织者是一名国民党特务。这个人解放后就潜伏在县城,表面上帮人修手表、电筒之类,暗地里与土匪、恶霸和税警队勾结,还与外地的土匪联合,发动了武装暴动。他们冲进监狱,放出了旧政府的反动官员;打砸、放火、抢劫,围攻县、区、乡政府;还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共产党的干部和群众积极分子,刚刚建立起来的新政权岌岌可危。专区成立了缴匪工作队,与解放军协同,开展了艰苦的缴匪行动,同时开展清匪反霸和镇压反革命运动,一批匪首、恶霸、特务纷纷落网,新生政权才得以恢复和巩固。

1952年土改,穷苦百姓分到了梦寐以求的土地,虽然当时农业生产条件还非常简陋,但农民当上了土地的主人,生产积极性异常高涨,还成立了互助组,粮食收成除上缴公粮和余粮以外,填饱一家人的肚子基本没有问题。可好景不长,到了1957年,浮夸风开始,上交的公余粮按浮夸的数字计算,农民所剩无几。尤其是1958年大跃进,成立人民公社,土地、大牲畜等全部入社,所有人吃食堂。全民大炼钢铁,各家各户凡是金属做的器皿全部上交,所有劳动力投入到炼钢铁行列,庄稼熟了也无人收割,大部分被冰雹、大雨打落到地里。紧接着三年自然灾害,饥饿问题又被重重地抛到人们面前,杂粮、野菜、豆糠,能吃尽吃,年轻人还勉强能扛过去,老、弱、病、残饿死不少。

十年“文化大革命”,给全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公公婆婆记忆最深的是1967年-1968年的武斗。当时公公婆婆在煤矿工作,矿上大部分职工都加入了“炮派”或“八派”,婆婆因比较赞同“抓革命,促生产”,于是加入了“八派”;公公是有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他对派系斗争、揪斗当权派等行为非常反感,所以坚持不加入任何派系。1966年文化大革命初期,云南大学的红卫兵到矿上揪斗矿党委书记和矿长,打倒当权派,波及到的还只是少数人。1967年-1968年的武斗,使整个社会陷入了极度混乱,“公、检、法”被砸烂,各地、各单位的领导机构瘫痪,造反派到军分区、武装部抢来枪支弹药,随意杀人、打砸,弄得工厂停工、学校停课,人们惶惶不可终日,公公婆婆带着几个孩子,躲到了乡下的老家。说起这段历史,婆婆眼睛有些湿润,哽咽着说:这样的日子,千万千万不能再重复!”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终于找到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改革开放,使社会生产力得到解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社会物质产品日益丰富,中国告别了短缺时代,彻底解决了温饱问题。公公婆婆家里的粮食供应本、布票、粮票等,成为了收藏品。婆婆感慨地说:“做梦都想不到,这辈子还能吃上‘手指肉’、坐上小汽车、住上大别墅!”

衷心拥护习近平总书记

公公1956年加入共青团,1957年入党,曾经担任过县人大代表,虽然退休多年,仍坚持每天听新闻,非常关注国内国际大事。公公认为,国民党军队人数众多、武器精良,共产党为什么能够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共产党得民心,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其宗旨是为劳苦大众求解放、谋幸福,士兵们冲锋陷阵,为自己而战,英勇无比。国民党的军官中也有部分精英,但士兵大部分是被抓参军,心中没有信仰和主义,他们或因银元诱惑,或受义气驱使,或被杀头威胁,不得已而为之,溃败是尽早的事。

公公说,中国只要不乱,像现在这样一直发展下去,一定能超过美国。习近平总书记是个有担当、有智慧、有魄力的好领导,反腐败、扫黑除恶触及到了很多利益集团的痛点,搞不好会搭上身家性命,但习近平总书记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真正做到了他所说的“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他提出的“四个全面”,抓住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发展中的关键问题。在他的领导和治理下,中国的党风、政风、社风得到了明显好转,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国际地位大大提升。特别是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抗击中,考验的是各个国家的制度、实力,以及领导人的能力,中国不仅在很短的时间内遏制住了疫情,而且还为世界各国抗疫做出了积极贡献,也体现了中国领导人在处理内部问题上运筹帷幄的定力和对外交往中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博大胸怀。好日子来之不易,公公婆婆希望年轻人一定要懂得珍惜,懂得感恩,要衷心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拥护国家的团结统一,要继续保持勤俭节约和艰苦奋斗的作风,踏踏实实埋头苦干,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富强兴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