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一片苦心 酿一滴蜂蜜——从《费孝通在禄丰“田野调查”的住所》原稿与《中国统一战线》刊发稿编辑比对说开去

日期:2020-12-16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杨春华点击:3705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2020年初,笔者向《中国统一战线》杂志投了《费孝通在禄丰“田野调查”的住所》一稿,后刊发于是年第4期“随笔”栏目中。

现在,每每忆及贵刊编辑在编发此稿件的点点滴滴,还真有一番感慨无时不萦绕在心头,无时不催我奋进,儆我自新。

编辑不容易,做一个优秀的编辑不容易,做一个认真负责、编出水平的编辑更是不容易。

办一份颇具个性、可读性强、颇受读者青睐的杂志更是不容易。

此前,也曾给贵刊投过稿,偶尔,会有那么一两篇有幸被编辑相中,刊发出来。

身为统战人、思谋统战业、耕耘统战田,又在一个需每天都要以“爬格子”为主的岗位上工作,收稿、改稿、审稿、发稿是基本不变的永恒节奏,写稿、投稿也就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常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时也鼓足牛犊般的勇气,向《中国统一战线》杂志社投稿,也有那么几篇曾被采用刊发。如《世界最古老的“乡村T台”:云南永仁彝族赛装节》《每年的火把节,千里一山就是这么火》等稿子的刊发,能向全国的《中国统一战线》杂志读者分享世间独一无二的楚雄彝州“千年赛装习俗”和“在夜暮下点燃千万支火把的节日”,是一件愉快开心的事儿。

《费孝通在禄丰“田野调查”的住所》稿件,我在3月底给贵刊投出,投出后不到两周的时间,总编室主任敖颜老师就打来电话,说拟将该文采用在“随笔”栏目刊发,但文字长要进行压缩,最好再精选几张图片,予以配发,以求精美可观。

我从敖颜老师的拟采用理由及初审修改意见看出了她对拙文进行了认真仔细的初审。她说,费孝通先生是“田野调查”的推动者和开拓者,成果丰硕,影响甚广,他的调研精神和调研作风是一份永不消竭的精神食粮。在“随笔”栏目中,刊发费孝通先生当年的调查研究的可贵精神的点滴羁痕,对读者无疑是一笔宝贵而难得的精神财富。

(文稿校红处内容即总编室主任敖颜老师所改)

我按照敖颜老师的要求,选了费孝通先生1990年重返云南农村考察、禄丰县高峰乡党委书记大北厂村人王育敏向笔者介绍费孝通先生当年在禄丰县大北厂村开展社会调查的住所,九渡村委会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毕长华向笔者介绍费孝通先生当年在李珍庄村考察的情况、费孝通先生当年在李珍庄村开展社会调查时所住的村后小庙、费孝通先生当年开展社会调查的李珍庄村远眺等10幅与文稿内容有关的图片给敖颜老师。当时,我想,既然是对费孝通先生当年开展田野调查的实地进行蹲点调研与采访,就选了几张现场蹲点调研采访的图片。但敖颜老师在编发图片的时候选择图片的标准就与我选送给她的图片的标准就大相径庭,她在我提供的10张图片中仅选用了“费孝通先生重返云南农村考察”“费孝通先生当年开展社会调查的李珍庄村远眺”“费孝通先生当年在李珍庄村开展社会调查时所住的村后小庙”3张。翻开样刊,我仔细想了想,敖颜老师的选图原则和标准的严格和严谨,与文稿主题无关或关系不大的都不予采用,讲费孝通先生的田野调查就用费孝通的图片,费孝通在禄丰“田野调查”的住所就用住所的图片,费孝通在禄丰李珍庄村开展田野调查就用李珍庄的图片。她的用图原则和标准就这么简单却又那么严谨。我们的现场调研采访的图片,即便拍的精美、生动,与主题稍有偏离,皆不用,体现的是宣传笔者和宣传参与调研者的的图片,再精美,再生动,也不用。敖颜老师选择图片与文本的主题、文本的标题是那么紧紧相扣,无一丝一毫的分离。这是敖颜编辑老师选图标准与原则给我的启示。

(文稿校红处内容即总编室主任敖颜老师所改)

“晴光雨色无不宜,推敲好句难穷是”。敖颜老师对文本内容的标准和要求到了近于苛刻的地步。我个人觉得,当我向某一个刊物和报社投稿的时候,稿件质量应该是满意了。按照敖颜老师的要求,我十分不舍地压缩了很多文字。当时,我数一数稿子字数是2144个字,“文章是自己的好”,敖颜老师说长了,可我觉得短了。说实话,每删一字,一句我都不舍。样刊收悉后,我仔细比对原稿,发现刊发出来的稿件差不多要被敖颜老师重新组织撰写了。我很汗颜!怀着一颗无比崇敬的心,一段一段,逐字逐句认真核对了一番,我的天,它深深触动了我心灵。我仔细作了一个模拟版的校红稿,把敖颜老师改的内容用红笔一字一句校理出来一稿。惊讶地发现,增加或重新修改的地方有4处,属于敖颜老师“原创”的字数是146个字,用敖颜老师自己的“表达”将原文内容替换的达5处,替换的字数是84个字,删除原文字句37处,其中,仅被删除的字数在6个字以上的地方的就多达12处,删除的字数多达339个字,最后经过敖颜老师的精心编辑发出来的稿件字数仅有1738个字,比原稿删减了406个字。我对经敖颜老师编辑后刊发出来的稿子反复、认真拜读了,比原稿更简洁、更达意、更干净,到了多一字则多,少一字则少的地步了。一腔对编辑的敬重,对文字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文稿校红处内容即总编室主任敖颜老师所改)

一篇小文,刊发出来与读者见面,大的修改就达17处,另写增加的内容就达170余字。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雕琢符雕琢,片玉满黄金。细观玉轩吟,一生良苦多。

作为编辑,作为文字工作者,内心深深敬佩贵刊编辑老师的执着与敬业,精雕与细琢。

(文稿校红处内容即总编室主任敖颜老师所改)

摘一片苦心,酿一滴蜂蜜。有谁真知道,摘一片苦心,就真能酿得一滴蜂蜜?!

一粒粒精神食粮就是一滴滴苦心酿制的蜂蜜。但在茫茫书海中我们所幸噙含的每一滴蜂蜜,却怎一片苦心二字所了得!